------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2007-12-14

麦 子 情 歌 — 0 7 年 大 挽 歌 。




 麦 子 情 歌  
- paradise of zir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问我时光是什么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光是我在日记本上认真的字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光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我善良的日子。





2007年2月02日。
瞧 瞧 家 里 多 暖 和 。


2007年2月03日。
我 爱 的 人 阿 。


2007年2月10日。
唉 ,生 日 快 到 了 。


2007年2月19日。
身 体 健 康 。


2007年2月20日。
我 的 十 分 卑 鄙 。


2007年2月22日。
西 方 来 的  衣 人 。


2007年2月23日。
没 什 么 动 静 的 一 天 。


2007年2月24日。
挫 折 没 有 什 么 了 不 起 喔 !!


2007年2月25日。
长 大 的 十 分 快 。


2007年2月28日。
不 再 美 好 。


2007年3月01日。
闹 自 闭 。


2007年3月02日。
描 述 自 己 的 惨 白 。


2007年3月03日。
僵 持 。


2007年3月04日。
网 游 中 经 常 会 有 的 桥 段 。


2007年3月07日。
咋 这 个 时 候 电 脑 挂 掉 勒 !?


2007年3月08日。
无 法 根 治 的 善 良 。


2007年3月09日。
天 是 何 时 变 的 ?


2007年3月10日。
长 大,成 长,再 长 大 。


2007年3月11日。
三 角 书 屋 。


2007年3月12日。
小 圈 儿 。


2007年3月13日。
突 然 ,天 阴 。


2007年3月14日。
拿 电 视 节 目 说 点 事 。


2007年3月15日。
麻 辣 一 下 喔 !


2007年3月16日。
十 分 害 怕 。


2007年3月17日。
一 个 人 住 。


2007年3月18日。
失 去 便 失 去 。


2007年3月19日。
陈 蔓 轻 的 生 日 预 告 。


2007年3月20日。
啊! 丢 脸 哇 !


2007年3月21日。
生 日 为 什 么 有 眼 泪 咧 ?


2007年3月23日。
神 奇 的 木 屋 儿 。


2007年3月24日。
生 活 便 是 讨 厌 的 相 遇 。


2007年3月28日。
橙 子 片 儿 。


2007年3月30日。
呔 !妖 怪 哪 里 逃 !!


2007年4月01日。
人 际 危 机 。


2007年4月02日。
天 是 何 时 变 的 ?


2007年4月03日。
我 喜 欢 。


2007年4月04日。
 色 柳 丁 。


2007年4月06日。
讲 一 讲 仙 剑 。


2007年4月10日。
吃 炒 饭 。


2007年4月14日。
独 走 江 边 的 ?


2007年4月15日。
探 病 日 。


2007年4月17日。
与 天 气 有 关 否 ?


2007年4月18日。
只 为 某 人 而 下 的 决 定 。


2007年4月20日。
陈 蔓 轻 这 个 人 吖 。


2007年4月21日。
吃 我 煮 的 鱼 。


2007年4月24日。
思 想 岔 路 。


2007年4月25日。
力 不 从 心 。


2007年4月26日。
水 果 难 。


2007年4月29日。
井 上 的 岁 月 。


2007年4月30日。
嘻, 我 真 × × 。


2007年5月05日。
不 要 老 是 垂 头 丧 气 喔 。


2007年5月06日。
轻 语 转 转 转 。


2007年5月07日。
爱 情 逻 辑 。


2007年5月8日。
等 人 的 一 盏 灯 。


2007年5月09日。
牙 痛 啊 !


2007年5月10日。
没 个 头 阿 ,爱 情 !


2007年5月11日。
不 想 失 眠 。


2007年5月12日。
如 果 爱 下 去 。


2007年5月15日。
独 自 美 丽 。


2007年5月14日。
安 定 自 己 。


2007年5月16日。
冏 选 择 。


2007年5月18日。
不 要 再 天 真 下 去 。


2007年5月20日。
哎 ,我 说 苗 妲 己 怎 么 勒 ?


2007年5月21日。
快 睡 觉 !


2007年5月22日。
西 瓜 有 啥 好 吃 的 啊 !


2007年5月23日。
适 应 世 理 。


2007年5月24日。
慢 动 作 。


2007年5月27日。
这 是 什 么 病 ?


2007年5月28日。
无 意 识 的 一 幕 。


2007年5月30日。
睡 醒 后 的 精 神 问 题 ?


2007年6月1日。
一 加 三 等 于 ?


2007年6月02日。
青 蛙 叽 。


2007年6月03日。
自 我 图 腾 。


2007年6月04日。
与 X 的 演 讲 。


2007年6月6日。
无 能 为 力 。


2007年6月07日。
星 星 。


2007年6月08日。
虫 子 怎 么 这 么 多 啊 !?


2007年6月09日。
Long Time No See 。


2007年6月10日。
让 我 矫 情 一 下 。


2007年6月11日。
归 “ 0 ”


2007年6月12日。
村 上 。


2007年6月13日。
看 把 爱 情 烫 卷 的 感 慨 。


2007年6月14日。
单 身 万 岁 !?


2007年6月15日。
朋 友 一 定 要 多 串 串 门 !


2007年6月16日。
过 去 的 小 日 子 。


2007年6月17日。
我 要 清 醒 下 去 。


2007年6月18日。
朋 友 不 是 这 样 么 ?


2007年6月20日。
生 病 。


2007年6月21日。
十 一 幕 。


2007年6月22日。
8 英 里 。


2007年6月24日。
小 时 间 。


2007年6月25日。
摸 着 胸 口 说 幸 好 。


2007年6月28日。
真 眼 泪 与 假 眼 泪 。


2007年6月29日。
剩 下 一 分 钟 。


2007年6月30日。
扯 线 。


2007年7月01日。
能 让 我 这 么 懊 恼 的 事 儿 。


2007年7月02日。
乱 写 一 通 。


2007年7月03日。
叽 。


2007年7月04日。
天 涯 ,怎 会 远 ?


2007年7月05日。
删 去 不 愉 快 的 事 与 恋 ?


2007年7月08日。
大 半 夜 与 路 。


2007年7月10日。
牵 肠 挂 肚 。


2007年7月11日。
冷 暖 自 知 。


2007年7月13日。
南 瓜 啊 ,十 分 抱 歉 。


2007年7月14日。
有 点 乱 的J H 大 陆 。


2007年7月16日。
别 来 尝 试 取 下 我 的 面 具 好 吗 ?


2007年7月17日。
一 切 都 要 OK 。


2007年7月18日。
收 拾 我 的 青 春 。


2007年7月19日。
门 。


2007年7月20日。
我 是 丽 碧 安  。


2007年7月21日。
为 王 有 过 的 成 长 。


2007年7月22日。
不 想 搭 理 辛 苦 的 事 儿 。


2007年7月23日。
爱 上 思 念 是 一 种 病 。


2007年7月24日。
私 奔 !地 点 是 洪 都 拉 斯 。


2007年7月25日。
想 下 去 会 十 分 苦 恼 。


2007年7月27日。
王 的 苦 恼 。


2007年7月28日。
有 时 候 ,没 时 候 。


2007年7月29日。
谁 有 全 世 界 的 好 。


2007年7月30日。
不 记 得 怎 么 去 仇 恨 。


2007年8月01日。
是 否 把 一 切 归 零 ?


2007年8月03日。
句 子 。


2007年8月04日。
我 是 J H 秘 书 !?


2007年8月05日。
追 溯 情 感 体 验 的 诞 生 。


2007年8月06日。
我 自 己 deal with。


2007年8月07日。
ISABELLA 的 记 忆 。


2007年8月08日。
宝 贝 们 ,大 整 理 。


2007年8月09日。
别 人 与 自 己 的 距 离 。


2007年,8月10日。
哀 ,小 凤 副 长。


2007年8月11日。
我待在JH上的一年儿。


2007年8月12日。
重 要 的 小 事 。


2007年8月14日。
最 近 很 想 小 叽。


2007年8月15日。
难 搞 的 大 整 理 。


2007年8月16日。
换 不 来 的 运 筹 帷 幄 。


2007年8月17日。
庆 O P 十 周 年 中 。


2007年8月18日。
生 锈 的 小 锁 儿。


2007年8月20日。
不 高 兴 。


2007年8月21日。
口 口 声 郁 闷 的 家 伙 容 易 失 眠 。


2007年8月22日。
微 笑 的 震 惊 。


2007年8月23日。
无 名 火 。


2007年8月26日。
Cos型 and love型 !?


2007年8月28日。
叽, 如 果 不 是 适 当 的 时 候 。


2007年9月01日。
BEI BAO 。


2007年9月02日。
千 金 不 换 的 坏 习 惯 。


2007年9月03日。
选 我 ,叽 。


2007年9月04日。
骷 髅 。


2007年9月05日。
向 往 的 小 事 儿 。


2007年9月06日。
RAN 8 2 4 。


2007年9月07日。
牛 肉 。


2007年9月08日。
十 分 不 对 。


2007年9月10日。
北 方 寄 语 。


2007年9月11日。
橙 子 一 号 。


2007年9月12日。
估 计 了 不 起 。


2007年9月13日。
秋 天 ,你 看 多 好 。


2007年9月15日。
荒 川 爆 笑 团 。


2007年9月16日。
叽 ! 对 不 起 喔 。


2007年9月18日。
写 一 写 爱 听 故 事 的 自 己 吧 。


2007年9月20日。
打 打 气 。


2007年9月21日。
喔, 干 杯 !


2007年9月22日。
熬 夜 十 分 不 好 喔 !


2007年9月23日。
mo ,别 宠 我 。


2007年9月25日。
C o f f e e 。


2007年9月26日。
叽, 我 也 好 辛 苦 。


2005年9月27日。
下 一 个 花 季 。


2007年9月28日。
哥 儿 们 。


2007年10月02日。
侵 入 雷 池 。


2007年10月03日。
紧 急 撤 退 !


2007年10月04日。
瘫 痪 日 记 。


2007年10月05日。
禁 止 喧 哗 入 内 。


2007年10月06日。
有 脾 气 ,有 元 气 。


2007年10月7日。
窝 在 小 窝 里 。


2007年10月10日。
我 要 真 的 开 心 起 来 !


2007年10月11日。
有 个 什 么 人 来 宠 爱 我 。


2007年10月12日。
连 载 百 分 百 。


2007年10月13日。
m o 。


2007年10月14日。
浅 尝 辄 止 。


2007年10月15日。
听 歌 发 神 经 。


2007年10月16日。
脚 趾 挨 了 一 下 。


2007年10月19日。
闲 下 来 也 是 受 罪 啊 !


2007年10月20日。
 色 垃 圾 桶 。


2007年10月21日。
西 野 司 。


2007年10月22日。
属 于 这 个 季 节 的 声 音 。


2007年10月23日。
井 上 字 。


2007年10月24日。
不 想 航 行 。


2007年10月28日。
真 心 话 大 冒 险 。


2007年10月29日。
呜,找 稿 子 。


2007年11月01日。
叽 ,爱 你 !


2007年11月02日。
当 初 只 是 当 初 !


2007年11月03日。
思 想 的 毒 。


2007年11月04日。
你 们 好 不 好 ?


2007年11月06日。
自 己 真 没 用 啊 。


2007年11月09日。
多 少 个 百 头 偕 老 。


2007年11月10日。
有 点 懊 恼 。


2007年11月11日。
我 养 了 一 只 妖 怪 喔 。


2007年11月12日。
嘻,u e 情 节 。


2007年11月13日。
十 三 号 ,没 气 力 。


2007年11月14日。
为 什 么 不 能 理 解 咧 !?


2007年11月18日。
焦 躁 与 无 奈 的 二 重 唱 。


2007年11月21日。
写 日 记 真 是 没 劲 !


2007年11月22日。
飞 鸟 的 坐 落 。


2007年12月02日。
妈 妈 常 说 要 记 得 吃 饭 。


2007年12月04日。
L Feel Chilly 。


2007年12月07日。
想 起 青 蛙 叽 的 一 岔 子 。


2007年12月10日。
十 分 想 我 们 的 爱 情 延 续 下 去 。

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07-12-03

 唉,以物喜,以物悲 。





   天一下可,一下又可亮。


常听老者说人世间的风云不可测,他变幻无常;琢磨不透。


人,又何尝不是?



早晨的雨来的很有预兆。此刻的长沙城,雾气重重。


如果是在山上或水上看见了水雾,大抵会觉得此山此水乃世外桃源。可是,这偏偏就不是什么山什么水,这是一座人满为患,模糊不清的城市。


模糊不清?确实。


你看不见前方的路与人。当然,这只是早上的事情了,现在倒光亮好多。听听,那是屋檐滴落的雨水声。“滴答滴答”,它们倒不愁,它们也不会懂。这场雨阻碍了多少人的前路,耽搁了多少人的时间。


也当然,若不是今日稍有空闲,我也决不会在此时此刻坐在电脑前写写画画。


我没有愁,以我这份现实主义,也不可能因为雨而来了什么愁。雨下的人更没有时间愁。他们要着上班,着上学。这就是生活。


似乎已经没有时间去想这雨能对人有什么影响了。


换做古代,一定会有几个怨天尤人坐落窗台冥思苦想地“挤”点愁出来,说明这雨还能“深深”地影响着他们的精神世界。不过,是世界变了(或许人变了)。


人已不及从前优柔寡断,雨,也没有从前的纯洁干净。既不能击起人们心中的涟漪,人也无法再去感受雨的忧郁。


不叹息什么。现实总是让人失望的。为什么?


因为大部分人还是有着纯洁的天真。当然,这份天真必须藏得深深的,以免别人一下看出来。看出来可不得了,如果这人岁数不大,那倒可以让人宽恕。如果上了20岁,他人便说,还不成熟,依然可以被宽恕。若是个上了30岁的女人,别人便鄙夷道“装嫩”。


现在的世人眼里,天真是儿童的专利。如果有人用天真来形容一个成人,那可不是什么赞美的话。它是“幼稚”的同义词。是吧?!


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。


谁叫这种动物大脑皮层如此发达?感觉如此敏锐?所以,情绪之间的变换亦如不测的风云。如此看来,也不必跟所谓“他人”计较什么。计较起来,口水会淹死人。自己烦恼,也不会得到“他人”的同情。从“自尊”的层面上看,不会有很多人稀罕“同情”。但毕竟在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,人与人之间的七情六欲就是战争。在心里就不知打过多少回了。


闲话而已,其实不必想太多。雨过天不晴,但天也总算亮了起来。前面的路虽然湿滑,但也总算是条路。


人的心可以现实可以丑恶可以美好,但人性本来总算善良。


妈妈一直怪我总不把问题当作“问题”来看。


其实我有,因为如果不把问题当“问题”看,那它就不是问题了。只是生活本身不就是问题吗?难道要日日愁眉苦脸郑重其事地来“解决问题”过日子?


如古人,看见阳光就笑,看见下雨就愁,以物喜,以物悲?


书上不是说了吗?矛盾有普遍性也有特殊性。一分为二,分清主次轻重便是解决问题之道了。如此说来,问题始终是要解决的。急不来,也慢不了。时候到了,问题自然就能解决了。


真不知道马克思是哪家的。是儒家?还是道家?既有“向前”的思想,又有“顺其自然”的心思。不过这并不重要。那我呢?我是哪家的?不是儒家,也不是道家。既然现在“大家”都提倡个性思想解放,那么,我就是自家的了。



zir。

2007-12-01

 我动之以情的 :20000帖 。




注册时间:2006-08-11
最后登录:2007-08-11




  小女生成长为伪御姐。后天回公司后继续封闭自己,向人生冲刺。
  

  关于JH,关于我是谁。


  关于那么那么多的过去。叫我从何说起?


  一直都是个幼稚的小孩。这五年的变化,就是头发长了,变老了,恋爱了……呐。


  说起来我二十一周岁的生日就快到了。呵,看着JH里的小朋友们。感觉自己真是老了,老了。


  在JH中,常常到处乱逛。


  我爱说话,所以到处都能见到我的身影。那时家里电脑还好用些,经常上通宵,在夜中游荡。情感,动漫,新人,站务,模拟,文摘,音乐,宠物,发泄,游戏,甚至后台……


  近一年后家里电脑不好用,又上班了。周末回家偶尔开开电脑,主要去发泄和情感,发泄好象明确了情感分支,狭隘了情感的存在。当然,我永远牵挂这些地方。


  记得前阵子,由于IP问题,登入不能,以为电脑完全坏了,整天跑去网吧里。看着JH的主页地址,仍然发呆。


  谁看过我写的《关于JH的事儿》?我并是在哗众取宠,更不是倚老卖老。我的目的很单纯,总想把回忆默默写下。可是太多太多的事情,反而让我无言以对。脑海中闪现过去,一个人静静发呆。


  还记得以前有一段时间,在情区流行回忆录,写下每一个人在JH的朋友,后面写着自己的一些感受。我一直都想写,可每回都写不完。而且发现自己的言语很匮乏,除了轻轻说声,还在的和已经不在的你们。我想你们了,不知还能说些什么。


  一切的一切,收录在我的脑海中,不只是JH,更有其它。如果可以,在死后,我不投胎,不去喝孟婆汤,永远记着你们,好吗?


  仅已此文纪念我zir在JH上的第20000贴,感谢仍然扎根在JH上的兄弟姐妹。


  其实我知道,有时候一些人悄悄的回了这里, 却又默默的不作声,真想知道他们是不是也与我一样。 不觉得想起了谁,却找不到谁了。


  心内总会藏着一种小小的辛酸?


  我知道,即使各奔东西。我们其实有爱的。




zir。





2007-12-01

[囧帖] 关于晓的无厘头行为之謎和部分猜想。

 
 



无厘头行为之謎一:鼬!你到底想干什么啊


  两年半前,鼬和鲨鱼头兴师动众来到木叶,声称:抓鸣人回去是组织给的最高指示,可惜的是,鼬只和卡卡西对了一下眼就回去了。


鲨鱼头被碧绿的断臂兽阿凯踢飞后,更是蒙上“晓之龙套”的可悲印象。




无厘头行为之謎二:自来也SAMA!你到底在想什么啊
  

自来也在取材的过程中得知,晓要在两年半后再对木叶动手。




无厘头行为之謎三:晓的CIS(企业形象识别系统)


  (1)每个成员统一制服。
   注:这点可能是蝎挂掉的原因:一般是每人一件,而他是每个傀儡一件,成本太大。

 

  (2)戴戒指
    注:通过分发戒指来扩展下线,如鼬和鲨鱼头找到了DDL做为下线。大蛇丸想脱离组织,又不原归还戒指,成为被追杀的原因。

  
  (3)戴原村籍贯护额
    注:为什么不怎么出名的雨忍会出个潘恩?个人认为AB要告诉我们潘恩护额的意思是“不是4代!”(4坚一横)


(4)脱衣必挂原则。



  
无厘头行为之謎四:最佳男主角阿飞。


   在和DDL邂逅之后。
阿飞就完美的向我们展现了“宇智波班的能力”:
逃跑,哭着喊着叫“前辈”,差一点被击中,但就是打不中,以乔巴的方式躲在树后。


   这就解释了DDL为什么已经把ZZ炸的屁滚尿流后,还要选择自爆的原因:N年后,阿飞登基,DDL一定是要被灭口的。




无厘头行为之謎五:最佳男配角-潘恩。


   如果在少女漫画中出现,我会认为他是本城莲,如果在少男漫画中出现,我会认为这是《快感指令》


  一个怎么看都像是某知名乐队中的人气贝司手的人,居然也会站在世界中心呼唤:“征服世界,I AM KING OF THE WORLD(!?)”


他没有败过,当然也有可能没有胜过,也有可能跟本没有打过。。。
  

   可惜的是这么COOL的一个人也有上司,为了隐藏上司大人的身份,的部下面前他不得不说“(阿飞)这样的人要多少都有……”


  当然也有不知趣的人--鲨鱼头,他居然接茬,说“阿飞是用来调和组织中阴沉气氛的”“那个逃跑大王”这样的话。


  不用说了,下一个挂的一定是他了。。。




无厘头行为之謎六,忘了说一下不死组:


   一个还没有死,只是被埋的很深,(虽然还是不理解AB为什么要让红做寡妇)
             
   另一个的墓碑上写着:

死前中过的忍术有:
     
   雷切2次,诅咒一次,螺旋丸手里剑2次(一次躲开了)




外加鼬和鲨鱼头在364的对话。


鲨鱼头:你弟弟是事情真是让人遗憾啊。这样YZB家族就只有你一个人了。
U:不…………
鲨鱼头:??
U(深情,欲说还休):……那家伙没死……而且……
鲨鱼头:是怎么一回事?
U:雨……停了……
鲨鱼头:????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
再写一个小南的,364最后一句:

     “打雷了。。潘恩。。你。。。”

     365第一句

      不去收衣服吗?



再罗嗦一句。


小南的能力真是诡异,纸化忍者!?呃,此举已被恶搞成:“散落吧,千本樱”“传单女王”,“面巾女”等各种版本……



晓成员对天气都很敏感……



更新一个:也许潘恩想要征服的是这个地方,如下图
图片来自364话,晓本部外景(也许是一个叫“世界”的夜店)




图片地址传不上来。TAT




zir。

2007-12-01

  麗 年 Ⅱ

Z, 一 写 在 零 六 年 的 尾 巴 上 。




[尾 巴 上。]
2006的最后一天,既然出现了手机讯号忙。
焦急的手指在键盘上按来按去。
好怕自己的祝福如果迟到,便会成为永远的遗憾。
可是,事与愿违。
所有的信息发不出去,同时也接收不到别人的信息。
幸好,
直到二十三点,全部的信息一起到达。
13条祝福信息。
让我觉得13是只属于我个人的幸运数。
微笑,
原来还有13个人在惦记着我。
这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,甚至会让自己很开心。



[对 不 起。]
2006年最后几分钟,某人跟我说了我爱你。
我不记得有过什么样的局,让那个人为我深陷不已。
我说,这真是无聊。
骂吧,我真是没心没肺的人。
…………
不一会,我才突然想起。
那是在2005年的最后一天,
最后的几分钟。
某人用同样的口吻,对我说了我爱你。
我有点难过。
找到他的号码。
我竟然说了一句对不起。



[一人在南,一人在北。]
轩宝与洛嘉,一人在南,一人在北。
形单影只的三人,十二点时一起在互联网上过新年。
我们各在屏幕里欢呼雀跃,有点陶醉,有点伤感。
轩宝有啤酒与烧烤,
洛嘉在不顾形象的啃炸鸡。
我一根接着一根的NESE。
三人聊得不亦而乐,仿佛好久好久没有在一起说过话。
真想我往后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。
都与她们的友谊天长地久。
当然,看到QQ与电话中来自四方的祝福与寄语。
感慨自己的人缘还不至于众叛亲离。
亲爱的朋友们,谢谢你们这些年对我的关心。
让我始终觉得自己还有那么些幸福的。



[简 直 要 死 掉。]
凌晨一点,手机讯号又开始出现故障。
有点气愤,甚至想要把手机扔下楼去。
可是,我知道自己一定不舍得。
自说自话了吧。
直至一点半的时候才恢复正常。
给我的亲亲发了条信息。
告诉他,我想他,简直快要死掉,
话尾,我说我爱他。



[沉 默 一 上 午。]
初一,与妃妃在手机上闹得不愉快。
他骂我蠢,我骂他贱人。
他说我骗他,我觉得他在自欺欺人。
他说我难沟通,我轻蔑的说,你的智商,无法了解我的思想。

接下来的一上午。
我开始极度的气妥,于是沉默。沉默的一声不吭。
中午的时候收到他的道歉信息。
其实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。
总让他感到难过。
新的一年希望他找到一份好的感情。
即使做不到情人,我依旧想和他做成好朋友。
我和他的距离,注定只可以是好朋友。



[妄 言 。]
晚上,回到家打开封闭已久的空间。看到一些人们的祝福。
顿时异常激动。
消失己久的那些亲们,原来一直对我念念不忘。
有你们的祝福,让我倍加幸福。
亲们。
新的一年,
我们都要幸福。
如果你不够坚强,
我陪你一起学习勇敢。
如果我不再飞翔,
请一定把我推下云梯。
我们是注定不能停泊的没有羽的翼。



[噩 号。]
初二,蓝的奶奶去世。
我感同身受,电话里和蓝一起默默的哭泣。
蓝在大喊大叫,蓝拼了命说要马上回长沙。
顿时连安慰的话也不懂得说。
一个劲的在喊。
蓝啊,
你要节哀,
蓝啊,
你要坚强。
蓝啊,
我能理解。
蓝啊,
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。
蓝啊,
有事的话,不要隐瞒。你一定要与我们商量。
我们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为你开着。



[我 想 抱 抱 她。]
初二的晚上,来自孔子的留言。
一大堆抱怨与寒暄。
接下来便是谴责。
不对,我应该说或许是谴责。
孔子说。
我从没有怪过你们三个女人,
哪怕生日那天没有收到你们的祝福。
可是我依旧相信你们心里有我的。
我们不再孩子气了行吧。
我首先投降,你们也要和平相待。
长大了,心里其实有很多话,可是我们却都难以启齿了。
只望你们身体健康,一起变漂亮。然后,慢点老。
谢谢,孔子。我想抱抱你。



[长 大 了。]
初二的晚晚上。
发现自己扁扁的钱包,一张一百块,一张皱巴巴的麻辣涮招待卷。
有几个硬币。然后是已经两年没有存款的银行卡。
据说我今年没有红包收,
原因很可能是因为我已经长大了。



[木子。]
木子。
来不及和你说新年快乐。
其实我更想对你说其他的事情。
反正是一些废话而已。
自从好久以前的谈判,你似乎对我的废话深恶痛绝。
可我偏偏中意那些不着边中庸词句。
得了,
你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就是你对我最好的回答了。



[零 七 的 目 标。]
好吧。
新的一年,我没有什么憧憬。没有什么目标。
我想就那么简单的,抱着我的亲亲。
一睡不醒。死掉也没关系。
哪怕是一分一秒,我也要粘在亲亲的身边。
新的一年。
我要加油活下去。
保持微笑。
加油活下去。




zir 。
<%plugin_first_title>ブログ内検索<%plugin_first_title>
<%plugin_first_title>RSSフィード<%plugin_first_title>
<%plugin_first_title>リンク<%plugin_first_title>
<%plugin_first_title>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<%plugin_first_title>

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

FC2Ad

Powered by FC2 Blog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